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TAGS > 問題
大數據

一般認為,云計算平臺有兩個最關鍵的問題:一是虛擬化,二是分布式存儲和計算模型。虛擬化是一種將硬件軟件化的技術,它能夠將一臺服務器“虛擬”為多臺服務器來使用,從而使機器始終在高負荷下運行,充分使用硬件資源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探索“云計算”能夠給GIS領域帶來什么樣的機會,可能存在什么樣的應用場景就顯得特別重要!

詳細 1970-01-01 HR
國王的演講

生存還是毀滅,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

詳細 1970-01-01 HR
寒戰 寒戰

我問的是科技上的問題,你懂嗎?

詳細 1970-01-01 HR
遺忘星球,遺落

杰克:我的問題-她不,我不知道她會的。

詳細 1970-01-01 HR
眠空

一旦意識到所需要面對和處理的生命中的問題,它們就會如巖石高高聳起。俗世的歡愉或妄想即便潮頭洶涌,也再不可能使之被麻醉和遮蓋。

詳細 1970-01-01 HR
新編輯部故事

第2集中歐小米在討論編輯部站隊問題時有這樣一句臺詞“事不關己呀,高高掛起,最流行的說法叫‘打醬油’!”  其實歐小米的這句話很寫實,也很有意思。在如今的社會中站隊問題無時無刻不在上演,對待一件事物,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想法,這也體現著一個人的價值觀,這其中有些人是真的想堅持自己的理想,也有些人是趨利避害,但總歸有自己想法。不過那些墻頭草卻不同,他們沒有自己看法,什么事都關心,僅僅抱著“打醬油”的心態去對待生活,沒有自己的主見。如果人人都這樣,社會還有個什么希望呢?當然,歐小米的這句臺詞僅僅是一句戲言罷了。

詳細 1970-01-01 HR
致我們終將逝去

你愛我嗎? 這是個全世界最愚蠢的問題,也是全世界女人最喜歡追問的問題。男人總笑女人無聊,女人其實也自知問出來太傻,但她們還是會一次又一次地尋求個答案。為什么?因為人心隔肚皮,因為女人太在乎,因為她們從另一顆心上找不到帶給她們足夠安全感的證據。即使男人給出的答案大多虛無,但她們需要那一秒的慰藉。

詳細 1970-01-01 HR
史蒂夫·喬布斯

我對奧巴馬感到失望,他的領導力出現問題是因為,他不愿意得罪別人或讓那些人滾蛋。

詳細 1970-01-01 HR
胡耀邦

關于宣傳個人在歷史上的作用的問題,什么大救星啦,什么首長到我們這里來是莫大鼓舞、莫大鞭策、莫大教育、莫大幸福啦,諸如此類的話,以后再也不要說了。我們的一些同志往往受小生產思想的影響,沒有遠大眼光,需要別人來代表他們。他們往往企求于大救星,對小生產者的狹隘眼光,對封建迷信,要做工作,要逐步使人們從這種思想枷鎖中解放出來。有些事情,中央沒想到的,地方可以想;中央沒有叫干的,地方看準了的,可以干;中央所說的不適合地方情況的,地方可以變通辦理;中央決定錯了的,地方可以爭論。(1980年11月23日,胡耀邦在各省思想政治工作座談會上說)

詳細 1970-01-01 HR
胡耀邦

自然科學學術問題上不同意見的爭論是好事不是壞事。這種是非要通過學術討論的方法,通過科學實踐來解決,不能用行政命令的辦法輕易下結論,支持一派,壓制一派。更不能以多數還是少數,青年還是老年,政治表現如何來作為衡量學術是非的標準。不能把資本主義國家、修正主義國家的科學家的學術觀點都說成是資產階級的、修正主義的,隨意加以否定。

詳細 1970-01-01 HR
愛因斯坦

提出一個問題往往比解決一個問題更重要,因為解決問題也許僅僅是一個教學上或實驗上的技能而已。而提出新的問題、新的可能性,從新的角度去看舊的問題,都需要有創造性的想像力,而且標志著科學的真正進步。

詳細 1970-01-01 HR
嘉寶

別問我問題!

詳細 1970-01-01 HR
卡夫卡

幸福并不取決于財產。幸福只是定向問題。這就是說,幸福者看不見現實的黑暗邊緣。

詳細 1970-01-01 HR
比爾·蓋茨

我相信,問題不是我們不在乎,而是我們不知道怎么做。此刻在這個院子里的所有人,生命中總有這樣或那樣的時刻,目睹人類的悲劇,感到萬分傷心。但是我們什么也沒做,并非我們無動于衷,而是因為我們不知道做什么和怎么做。如果我們知道如何做是有效的,那么我們就 會采取行動。

詳細 1970-01-01 HR
毛澤東

封鎖吧!封鎖它十年、八年,中國的一切問題都解決了!

詳細 1970-01-01 HR
分享給大家
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